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 “又曰:先在心,后在身。腹松净,气敛入骨。”我们练拳时每做一个动作,意念先想,想得越具体越好,然后用意念带着身体来动弹。腰要放松,气要敛到脊骨里。
  • 而事实上,从那以后,我已经“存活”了三十八年。而这三十八年,我所跨越、所经历的,又绝非是一条风和日丽、风平浪静的生活道路。但是,尽管在这漫长岁月中,我又经受了那么多的意想不到的疾风骤雨的冲击,使我常常感到,我所走过的每一段生活历程,都好像是在湍流急浪中搏击前进的。不论是幸,还是不幸,反正至今虽然我所拥有的依然是一副时时为病痛所苦的孱弱之躯,我却仍然能够生活得平静而自如,仍然能够为我所献身的事业做出点点滴滴的微小却是无愧于心的奉献。而且在不久之前,刚刚愉快地度过了我的七十五岁生日。
  •   腰松开以后,气往脊骨里边走,甚至在脊骨前边走,脊骨里边的气会和四肢连起来,意念一动,四肢当中一个气会往回走,这种情形近似中脉的影子。
  • 今天中午决定尝试一下,重新拍胆经,拍到不痛再换地方。结果一个中午,快两个小时的时间,我只拍了右腿一小块地方,因为觉得一直痛,我不敢狠拍。然后中间又困又累,躺下来睡了半个小时。痧看起来出得不是很多,不过肿起来了,而且像有一层厚厚的东西罩在我腿上似的。在我拍的时候想起了一首歌,《雨一直下》,我把它改成了“我一直痛”。
  • 因此,不管怎样,“久病延年”这四个字一直被我视为至理,至少直到今天仍然如此。推己及人,我希望,别人也能由此得到一点启示,或者引起一些思考。